“A股在全球來看,可以說是風景這邊獨好。在全球經濟增長比較乏力的情況下,大型經濟體里頭,也就中國還能保持一個持續、穩定、健康的增長態勢,對外資來說這是非常難得的?!?/span>

 

“外資青睞的中國資產有四大特點:1、內需導向為主;2、和消費相關的個股占比更高;3、對長期看起來比較確定的投資標的更感興趣;4、在海外買不到的稀缺標的?!?/span>

 

“我們內部有句話叫長期投資與優秀同行,因為我們覺得投資是個長期的事,就是要和長期能夠創造價值的優秀公司在一起?!?/span>

 

“思考一個比較高質量的投資機會,要把時間周期拉長一點,就像所謂的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最好能思考3~5年?!?/span>

 

“經濟復蘇的階段受益的行業會偏周期一點,比如說金融、地產以及地產產業鏈,比如家電、家居等等。包括汽車、建筑建材,這類型的標的一直也沒有太多的表現,最近有所表現。如果經濟復蘇能夠如期到來的,它們會有階段性的表現?!?/span>

 

“從政策上來講,也不太支持拿房地產來做過多的投資。城鎮化的進程已經過去很大半了,長期的基本面也不太支持房地產像上一個10年那樣高歌猛進、波瀾壯闊?!?/span>

 

“一定要有一個慢慢變富的心態。第一個一定是要長期,是慢的;第二個要擁抱優質的資產;第三個要注重安全邊際;第四個要對你所投資的標的、產品有強烈的信心和充分的信任;最后就是你一定要有耐心?!?/span>

 

近日,博道基金董事長莫泰山在一場直播中與網友分享了上述觀點。

 

莫泰山曾獲“中國基金業十年特別貢獻獎”,曾任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基金監管部副處長、辦公廳主席秘書、基金監管部處長。

 

2005年加盟交銀施羅德,2008年正式升任董事、總經理,在短短兩年之內,他把交銀施羅德的規模一度帶進行業前十。

 

2010年年底,莫泰山投身私募,為重陽投資的高級合伙人。兩年半的時間內,莫泰山與裘國根一起將重陽投資的管理資產規模擴至百億元。

 

2013年5月,參與創立博道投資,任高級合伙人、董事長,現為博道基金董事長、投委會主席。在2014-2016年,連續榮獲4座“金牛獎”。

 

下半年外部影響比較大

 

Q:下半年全球經濟的不確定性會不會沖擊A股?

A:要談論后面不確定性的影響,我覺得來自外部的可能性比來自內部的大。為什么?

哪怕沒有疫情,站在2020年初的時間點,全球形勢也是比較復雜,最大的一個關注的點就是全球尤其是發達經濟體的央行寬松力度非常大。

有一個統計數據,全球四大主要央行的資產負債表2002年的時候是3萬億美元,2007的年是7萬億美元,2019年是19萬億美元,今年上半年為了抗擊疫情,已經達到了25萬億美元,其實是非常迅速的“放水”、超級寬松。

然后,再看幾個發達經濟體的財政的赤字率,大概已經達到了12.2,也是非常高的。一邊是超寬松的貨幣政策,一邊是超寬松的財政政策,但經濟的復蘇是比較乏力的。

在這種全球經濟增長乏力的情況下,中國怎么樣獨善其身?最近決策層也剛開過會,提出內循環,我覺得也是基于這個背景,不可能完全靠外面,更多的依賴內部,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在一個全球超寬松的貨幣政策的情況下,如果中國想執行穩健的貨幣政策,有沒有這個環境,或者說會不會挑戰會特別大?

最近,郭主席在求是上寫了一篇文章,其中有一段算風險提示,大概是說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天下也沒有不散的宴席,以美元為主導的這種全球貨幣體系,在美國毫無節制的無限量貨幣超發的情況下,既會消耗美元的信用,也會侵蝕全球金融穩定的基礎,會帶來意想不到的負面影響。

對新興市場來說,第一可能面臨著輸入性的通脹,第二會面臨著外幣資產的貶值,第三可能會面臨著匯率和資本市場的比較大的震蕩。最后一句話就更為嚴重:我們可能又一次走到了金融危機的邊緣。

對可能影響我們的不確定因素,要多看看這些境外因素可能會比較好一點。

 

A股在全球來看風景這邊獨好

 

Q:全球經濟不確定性會不會影響外資對于A股的配置以及下半年方向?

A:簡單用一句話來總結我們對A股的看法:在這種環境下,A股在全球來看,可以說是風景這邊獨好。

從全球的視野來看A股的投資和配置的價值,對外資來說,第一個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的經濟體,現在外資配置A股的比例還遠遠低于中國GDP占全球GDP的比例,如果均值回歸的話,還有比較長的時間要走。

第二個,在全球經濟增長比較乏力的情況下,大型經濟體里頭,也就中國還能保持一個持續、穩定、健康的增長態勢,對外資來說這是非常難得的。因為這么大一個經濟體又能夠保持中高速度的增長,肯定有非常多的投資機會在涌現。

第三個,從投資回報率來講,現在困擾全球的低利率環境,很多發達國家甚至是負利率。以美國為例,美國10年期國債的利率也就大概是0.5%,身處在這么低利率環境的投資者,看到中國的國債收益率是3%,肯定是兩眼放光。

A股的股票估值水平也是比發達國要低的,經濟增長也穩定,匯率也是穩定的,對外資的吸引力是非常大的,未來很長一段時間是很重要的一個投資市場。

 

外資青睞的中國資產有四大特點

 

Q:大家說外資配置A股核心資產,到底 A股的核心資產是什么?怎么定義“核心資產”這4個字?

A:1000個人心中有1000個哈姆萊特,對于外資來說也不是鐵板一塊,但是我們做一個總體的數據回顧的話,滬港通以來,外資對中國青睞的資產有幾個特點:

第一,可能內需導向為主,因為中國龐大的內需,而且這個內需在可預見的未來是比較穩定的。

第二,和消費相關的個股占比更高一點。中國跨過劉易斯拐點以后,人均收入水平加速提高,可能有20年的時間是消費升級的黃金時間,會有大量的內需消費繁榮。

還有一個特點,外資可能會對一些長期看起來比較確定的投資標的更感興趣,這是具體到投資標的的。

比如,一個公司能夠看到10年以后的前景,變數沒那么大,或者受益于時代的趨勢等原因,這種類型的標的外資肯定更喜歡。

最后,就是外資在海外買不到的,包括在中概、在香港都買不到的稀缺標的。

 

要看長期,要模糊的正確

 

Q:怎么看待買入時間以及估值的高度問題?

A:這個非常難,做投資管理專業的人一輩子要修的課,不斷的在摸索、磨練,也沒有一成不變的。問巴菲特這個問題,他也不會給非常明確的答案。

但是總體估值、業績、成長性都要考慮,都要考慮。如果這里面一定要選一個最看重的,我覺得要看長期。是看當下季度的估值還是三年以后的估值?看季度的成長還是3年5年的成長?

這里面最重要的一個變量就是時間,如果能夠穿越時間、周期長一點,把未來能夠看得更清楚一點。因為股票的估值就是對未來現金流的折現,沒有人能精確地把未來所有的現金流折現的非常清楚。

用巴菲特話講,要模糊的正確,這樣可能也會有助于我們做投資決策。

 

優選有長期競爭力的公司

 

Q:一個公司的未來,您最看重的是哪個因素?

A:我們內部有句話叫長期投資與優秀同行,因為我們覺得投資是個長期的事,就是要和長期能夠創造價值的優秀公司在一起。哪些公司是優秀的,哪些都不優秀的,還是比較容易鑒定的。假設你不確定它是不是優秀的,先把它放在一邊。這是第一句話。

第二句話,優選有長期競爭力的公司,這里面有兩個維度,第一個一定是要長期。打個比方,我們是要選馬拉松選手,不是選短跑選跨欄,所以肯定不選劉翔。

怎么樣能夠保證長期能夠制勝,要在行業里有出色的競爭力,而且競爭力不是隨意能被別人所復制的,用巴菲特的話講就是護城河,而且你的護城河可以不斷的開挖,越來越深。

這類型的投資在我們的組合里是一個最主流的、壓倉底的。

 

下半年補庫存階段會不會到來?

 

Q:下半年,對于哪些行業應該投入更多的關注?

A:其實,這個問題剛才已經回答一半了,思考一個比較高質量的投資機會,要把時間周期拉長一點,就像所謂的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最好能思考3~5年。從這個角度,我們希望投資的選擇不光要看下半年,要把周期拉長一點,這是第一個想說的。

第二個,如果僅看下半年的話,談一個看點,其實我們從19年底開始,就在討論庫存周期的補庫存階段會不會到來?

按我們的統計,大概是42個月一個周期。按現在的數據回顧,上一輪的高點大概是17年12月份左右,所以到19年底的時候,大家覺得基本上走到最底部,補庫存要開始了,這其實是去年大家相對比較看好市場的因素之一。

但今年由于疫情的影響,一二季度是一個異常值,從三季度開始到四季度,大家在期待,補庫存的周期只是遲到,但不會最后缺席。如果補庫存周期如期開始,會對相關行業短期帶來比較多的機會。

 

周期板塊會有階段性表現

 

Q:補庫存周期會影響到哪幾個行業或板塊?

A:補庫存簡單來說其實就是,一個經濟復蘇的階段,從衰退到復蘇,衰退期大家會把很多存貨銷出去,然后突然發現需求慢慢好轉的時候,要去補原材料、產品。

所以,經濟復蘇的階段受益的行業會偏周期一點,比如說金融、地產以及地產產業鏈,比如家電、家居等等。包括汽車、建筑建材,這類型的標的一直也沒有太多的表現,最近有所表現。如果經濟復蘇能夠如期到來的,它們會有階段性的表現。

哪怕有些公司也有護城河,但是它的行業是波動,它也會隨著波動。如果看長一點,中間波動也可以忽略不計,但是確實它可能會波動比較大,你要有這個預期。

 

Q:未來對大數據、服務器行業投資看好嗎?

A:說實話,我不是很擅長,沒有特別深入地研究過大數據的產業。但總體來講,它屬于我們政府鼓勵投資的一個方向,會有投資機會出現,未來這個行業的增長是比較確定的。

但選擇投資標的的時候,不能僅僅因為中央要加大某個領域的投資,就認為這個領域都是好的投資標的。在一個好的行業里也有配角,哪怕是一個非常巨大的產業鏈里,有人是吃蛋糕的最大頭,有人只是很小頭。

所以我們要選擇投資標的的時候,還要做更多的功課,回到投資的本源,也要符合投資的基本紀律。

 

長期基本面不支持房地產高歌猛進

 

Q:經濟復蘇后房地產會怎么走?政策會不會松動?

A:如果說房價的話,我覺得我不擅長預測。如果僅僅按現在房價收入比這個水平的話,倒算過來市盈率來算,還是挺高的。僅僅從這個角度看,確實也不太支持我們的房價還能夠像過去10年、20年的表現來上漲。這是第一個,由估值決定的,或者說由它未來能夠提供的潛在回報決定的。

第二個,從政策上來講,也不太支持拿房地產來做過多的投資。房租不炒政策指引的情況下,房價會更加的穩定、更加理性。整體大環境下,房地產板塊的投資,出現低估值以后,會出現均值回歸的機會。

我們不太能想象,比如某地產龍頭能夠像過去10年那樣做市場領漲的領頭羊,應該看不到了。包括城鎮化的進程已經過去很大半了,長期的基本面也不太支持房地產像上一個10年那樣高歌猛進、波瀾壯闊。

 

國產替代是未來的好方向

 

Q:在目前中美關系的局勢下,我們國產替代、自主可控這個方向會不會成為后續的配置?比如半導體芯片,要用什么樣的眼光去看待它?

A:自主可控,我們都特別希望看到有特別大的進展,都希望國家有一個非常全的產業鏈,任何一個環節都沒有短板,這是我們由衷的希望。

第二個,科技確實一直在改變人類的生活,但是不是一粘科技就是好的投資標的?也不一定。過去100多年從開始有電到有電話,然后到互聯網,每一輪技術都是徹底改變人類生活,但每一輪都在華爾街產生一個巨大的泡沫,然后一地雞毛。

但是再回到今天看,華爾街確實又產生了很多偉大的公司,受益于移動互聯網時代。

有句話:千萬不要高估技術對短期的影響,但不要低估他對長期的影響。我們要重點補短板的重點投資的,是不是一定會有好的投資標的?

又要回到我們剛才說的投資框架,按標準去篩,不能簡單下結論。確實它是未來的好方向,值得我們去關注。

 

下半年銀行可能會受益補庫存周期

 

Q:從7月份大漲開始,大家對于地產、銀行投入了很多的期待,是不是牛市的后半程又要來一波主升浪?

A:假設剛才講的補庫存周期成立,下半年銀行毫無疑問是會受益的,而且它現在的估值偏低。

假設外資進入是持續不斷的一個趨勢性的行為,很多配置型的外資,來配中國市場不會偏離指數太大。銀行是指數里頭的一個很重要的權重,它會配置。

上個禮拜我們就觀察到滬股通對金融的配置比例是凈流入,而且在中國現在經濟形勢下,銀行還是一個穩定增長的行業。

另一個就是保險,由于它特殊的業務結構,定價會和利率走勢有一定的關系,一般在利率上行的階段,保險股的表現會更好一些。

假設下半年是復蘇的,下半年利率的趨勢總體往上比往下的概率要大,這種情況下保險也是受益的。

持有優質資產,要有慢慢變富的心態。

 

Q:下半年該怎么投資,或者說更長一段時間,我們應該以什么樣的方式、什么樣的理念去完成投資理財過程?

A:今天討論主題叫慢慢變富,就以這4個字送給大家。

亞馬遜創始人貝索斯有一次問巴菲特:你的投資體系這么簡單,為什么沒有人愿意模仿你?巴菲特說,因為沒有人想慢慢變富。

我看到這句話的時候,對我來說如同棒喝,是一個很大的提醒,可能對大多數和我一樣的普通投資人都應該這樣想,有一個長期的、好的投資結果,一定要有一個慢慢變富的心態。

這里可能包含幾個元素,第一個一定是要長期,是慢的;第二個要擁抱優質的資產;第三個要注重安全邊際;第四個要對你所投資的標的、產品有強烈的信心和充分的信任;最后就是你一定要有耐心。

歸結起來就是,要有一個長期的維度,以安全邊際做考量,基于充分的信心,然后耐心的持有投資優質的資產,相信時間一定給你一個很好的饋贈,一定會慢慢變富。

 

風險提示:本材料未經博道基金事先書面同意,不得更改、傳送復印、復制或派發此報告的全部或任何部分。本材料所載的資料、工具及內容只提供給閣下作參考之用,不應被視為銷售或購買或認購任何證券或其它金融產品、票據的要約。本材料所載資料的來源及觀點的出處皆被博道認為可靠,但博道并不擔保其準確性或完整性。以往的表現不應作為日后表現的顯示及擔保。本材料所載的資料、意見及推測僅反映博道基金于最初發布此內容日期當日的判斷,可隨時未經通知而調整。本材料所述觀點可能不符合閣下特定的投資目標或投資需求,閣下并不能僅依賴此材料而取代行使獨立判斷。因使用此報告或其內容而導致的任何直接或間接損失,博道不承擔任何責任。博道基金鄭重提醒您注意投資風險,敬請認真閱讀具體產品的相關法律文件,了解產品風險等級,做好風險測評,并選擇適合自身風險承受能力的投資品種進行投資。

本材料如有引用外部機構數據或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本公司將善盡合理努力尊重原作版權并注明出處,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系我們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