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種跡象顯示,當前的新能源板塊正在經歷過去幾年白酒板塊的走勢,基金抱團愈演愈烈,其中以鋰電為代表的新能源板塊最受資本青睞。

 

2021年新發的新能源基金共計31只,僅6月至今就發行了15只,超過2020年全年發行總量。今年二季度,基金個股調倉同樣呈現較強共識,普遍增持寧德時代并減持貴州茅臺。

 

新能源板塊的估值泡沫化能持續多長?機構抱團何時會出現松動?這是當前投資者重新面臨的問題。似乎有人還在進場,但有人已經開始卻步。

 

抱團從白酒轉為新能源

 

新能源板塊究竟有多火?第一財經記者根據蘿卜投資的數據統計,2020年成立的名字中帶有“新能源”或相關字樣的基金共有13只;2019年,成立的相關基金僅有5只。2021年,新能源基金成井噴式增長,截至8月5日,共計新發行31只新能源基金(包含ETF、股票基金、混合基金等),且6月至今就發行了15只,超過2020年全年發行總數。

 

在今年發行的31只新能源基金中,除去8月4日新成立的華夏能源革新股票C(013188)外,30只基金全部實現正收益。其中,12只基金年初至今收益率超過50%,23只年初至今收益率超過10%,排名前十的基金平均收益率高達56.61%。所有2021年1月以后、5月以前成立的新能源基金,全部實現超47%以上的收益。

 

近1個月的收益情況也顯示,上述31只新能源基金中,17只基金近1個月收益率超過20%。排除7月才成立的8只基金,95.6%以上的基金實現兩位數收益。

 

再看二季度末公募重倉持股的數據,也呈現出對新能源的偏愛?;鸲径戎貍}股信息顯示,食飲、醫藥、電子和電設持倉占比仍分列前四位,合計持倉占比達52.9%。其中一個明顯的趨勢是從“茅指數”轉向“寧組合”,也就是寧德時代為代表的新能源板塊成為基金擁抱的新賽道。

 

其中,重倉寧德時代的基金數量已經超過貴州茅臺,二季度公募重倉增持7234.79萬股,成為基金重倉最多的公司。同為新能源板塊的隆基股份被重倉的公募增持了2.89億股,億緯鋰能被重倉的公募增持2779.81萬股,華友鈷業被重倉的公募增持了2.3億股。

 

與此同時,觀察個股背后資金動向可以發現,多家新能源公司的股東戶數逐漸減少,機構持股逐漸增多。

 

將7月末的股東戶數與6月末時的數據進行比較可以發現,多家鋰電池個股股東戶數下降明顯。比如,板塊龍頭贛鋒鋰業A股股東數從約18.46萬戶下降至14.18萬戶,較6月末下降23.15%;天齊鋰業股東戶數也下降8.67%,從19.84萬戶下降至18.12萬戶;天原股份股東戶數從6.5萬戶下降至5.1萬戶左右,下降幅度22%;融捷股份股東戶數從2.74萬戶下降至2.33萬戶,較6月末下降約14.96%。

 

從機構持股數來看,前二十大重倉個股持股機構數多數上升。電氣設備行業機構持股數增加最劇烈,寧德時代持股機構數較上季度增加547個,隆基股份持股機構數較上季度增加362個。持股機構數減少最劇烈的個股有中國平安,持股機構數減少407個;美的集團持股機構數減少354個。

 

長期依舊有分歧

 

事實上,在碳中和大背景下,新能源行業的大發展,帶來下游需求的穩定提升,因此也迎來了新能源車上下游的景氣度共同提升。在眾多新能源的使用場景中,新能源車的話題度和資本關注度始終居高不下,新發的新能源基金中幾乎近半都明確標上了“新能源汽車”的字樣。

 

博道基金研究副總監兼公募基金投資部總經理張迎軍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全球新能源汽車市場主要有三個動力驅動增長,即中國市場、歐洲市場和美國市場。其中,中國市場已經進入消費需求驅動增長的階段;歐洲市場有碳排放政策兜底,處于新車型加速推出的階段;而美國市場還在進入補貼市的早期,所以三個市場都有比較強勁的動力,每年的全球新能車增速也比較高。

 

他進一步表示,在全球產業的更迭里,新能源汽車、光伏是中國為數不多的走在全球前面的產業,這是今天市場之所以追捧最為深刻的背景?!靶履茉串a業鏈盡管漲了很多,但是在更長的周期里,我認為市場依然存在分歧,這是長期賽道?!睆堄娙缡钦f道。

 

張迎軍對國內新能源車銷量做了回顧,他表示,無論是存量市場還是增量市場,供給創造需求的進程還在進行?!疤貏e是在增量市場,新能源車的表現非常好,增量需求創造是有一定持續性的,往后看還是會有很多更高端或更擅長領域的新車型出來,新車會帶動行業增速持續?!?/p>

 

以市場普遍經驗來看,因為上游有資源、下游有渠道的特點,產業鏈往往呈現一種“微笑曲線”,即最強勢的環節不是在上游設計,就是在下游品牌,中間制造端賺“苦命錢”。但新能源產業鏈打破了這一常態。

 

張迎軍表示,從行業結構來看,新能源車的產業鏈上游更具吸引力,中游環節的競爭格局也已經非常清晰地顯現出來,有了更強的定價權。相較而言,新能源汽車下游產業鏈連“春秋時代”都談不上,更不要說“戰國時代”。

 

無獨有偶,華鑫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嚴凱文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也提出,上游原材料公司在去年并未受到市場關注,因此存在預期差。此外,上游存在需求和漲價的雙輪驅動,業績彈性明顯好于下游,因此產業鏈上游表現更好。

 

從數據來看,新能源集中的電氣設備行業,基金倉位持續創2010年以來的新高,與此同時,當前電氣設備行業整體PE估值已然處在歷史最高位,此前板塊出現高位寬幅震蕩行情,引發投資者擔憂。

 

國金證券認為,驅動機構擁抱新能源,一方面是碳中和與碳中和的政策導向;另一方面是新能源汽車等行業成本持續下行,產品滲透率不斷提升,行業正處在高成長階段。

 

嚴凱文表示,一定程度上,熱門賽道出現機構化的特征,主要源于幾大主流賽道,過快的上漲寬幅的波動,投資者很容易兌現手中的籌碼,畢竟主流賽道確實已經偏貴。

 

“新賽道和白酒股的抱團行為,其本質邏輯是共通的,都是對未來景氣度的高確定性的貼現,所以特征也類似?!眹绖P文表示,目前階段,新賽道快速回暖之后的高位寬幅震蕩,說明場內分歧已經非常明顯,“新能源確實是當下景氣度和確定性最高的賽道,但由于其過高的估值也是產生分歧的主要原因,不過由于連續萬億元之上的成交,場內人氣火爆,也致使景氣度賽道出現來回拉鋸的局面?!?/p>

 

新能源板塊估值已在高位,該進、該走,還是該等、該觀望,市場持有多種觀點。

 

嚴凱文認為,目前價格已經進入高位區域,按PEG估值角度來測算多數公司都已經超過2.5,需要更強的下游消費需求釋放。與此同時,上游產能受限也將是限制價格的邏輯之一。

 

國金證券則認為,板塊的未來發展一方面取決于市場對業績增長的預期,另一方面取決于宏觀和微觀資金面。正如過去幾年市場看好食品飲料板塊的業績持續性和穩定性,愿意給予確定性溢價一樣,新能源板塊在政策導向之下,市場對其業績高增長的持續性相對樂觀,因此市場也愿意給予成長性溢價。

 

其次,宏觀資金面和微觀資金面是打開估值空間的必要條件。站在當前時點,貨幣政策相對穩定,利率仍處在低位,宏觀環境不會成為估值上行的明顯拖累。但微觀資金面來看,過去兩年公募基金大規模發行,特別是那些重倉消費的頭部基金經理新發基金規模明顯擴張,這形成了基金發行與重倉股行情的正反饋。而二季度以來,公募基金新發行規模明顯降溫,微觀資金或難以對新能源抱團行情形成明顯的正反饋效應?!爱斍案嗍谴媪炕鸬霓D移配置,比如此前重倉消費行業的基金經理轉向新能源板塊?!?/p>

 

相較而言,張迎軍對行業顯得更有信心?!霸谛履茉雌囘@個領域,中國的全球競爭力在迅速提升,有人可能認為一些公司現在作為制造業的公司太貴了,背后涉及你怎么去看待這個問題?!彼M一步表示,投資是認知的變現,在一家公司上的超額收益取決于投資者對它最終“輪廓”的定義,而不是“局部”的定義?!拔磥?,中國從第二大經濟體發展成第一大經濟體的過程中,還會有非常多以前視野里看不到的東西?!睆堄姺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