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jpg

小博說

2021年4月,比爾·蓋茨的新書《氣候經濟與人類未來》(How To Avoid A Climate Disaster)在國內出版上市。

 

比爾·蓋茨花了十年時間來調研氣候變化的成因和影響。

 

為什么這個問題這么重要?

 

日前,圍繞構建創新與可持續發展路徑,第一財經舉辦了 “2021年資本市場高質量發展論壇”。在資本支持“碳中和”圓桌討論中,博道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副總監、基金投資部總經理張迎軍對此議題給出了自己的思考。

 

擅長自上而下的張迎軍認為,這在未來10年到20年都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命題,新能源產業鏈則是碳中和最為重要的一個受益行業。

 

“站在碳中和的背景之下來看待整個新能源產業,和純粹以產業的視角來看,得出的結論會有比較大的差別。

 

如果今天市場對新能源產業的認知還僅僅停留在行業供給格局和過程,那還不夠深入?!?/span>

 

如果你也糾結于近些年漲了不少的新能源板塊,或者對于碳中和還不太看得清楚,不妨聽聽這位從業21年、投資經驗17年的寶藏老將的最新觀點。

 

以下,祝有所得~


張迎軍

4-2.jpg經濟學碩士。21年證券基金從業經歷,4年研究、17年投資管理經驗。現為博道基金研究副總監兼公募基金投資部總經理,博道“嘉”系列產品的基金經理。

 

歷任申銀萬國證券研究所策略研究部研究員,太平洋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組合管理部組合經理、太平洋保險集團投資經理,交銀施羅德基金固定收益部副總經理、權益部副總經理,交銀施羅德基金投資部副總監。

 

圓桌實錄

 

Q1

ESG成為全球投資浪潮,同時全球交易所特別是中國的媒體以及主要監管機構越來越重視投資方向,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您和您所在的各個機構是怎么看待這件事情的?

 

張迎軍:大家好,我是來自博道基金的張迎軍,博道基金是一家私轉公的公募基金公司,也是自然人發起設立的基金管理公司,我們經過三年多的發展,截止二季度末,權益類資產規模接近200億,產品業績也可圈可點。

 

業績背后其實跟我們的投資理念緊密相關:我們提倡與優秀同行,注重企業的長期價值,而這個大的投資理念實際上跟ESG理念是非常吻合的。

 

我們知道,ESG投資理念是引導我們從關注企業經營財務的視角轉到關注企業長期機制和可持續發展,在現在的投資活動中,我們越來越關注ESG所推崇的一些理念:

 

比如說我們所關注的重要互聯網公司,過去可能更多是關注成長性、關注它給整個經濟活動帶來的效率提升,關注它給生活帶來的便利等等。

 

ESG理念指導之下,我們還會關注這些公司所產生的外部性,所帶來的資本跟人力之間的平衡問題等等。

 

所以我個人認為,在今天的中國資本市場,ESG盛行有它的合理性,在我們未來的投資中,運用ESG的投資理念也大概率會取得相對不錯的業績。

 

Q2

能不能就碳交易特別是碳中和的大背景下的碳交易細分領域談談我們的實踐?

 

張迎軍:隨著碳交易的落地,中國的資本市場正式進入碳中和的周期。

 

碳中和的提出其實是跟氣侯問題緊密相關的,我個人認為,市場目前對氣候問題的嚴重性的認識是不足的,但這個問題實際上在全球是引起高度關注的。

 

比爾蓋茨在他今年出版一本暢銷書《氣候經濟與人類未來》里也給出了警示,這些警示是震耳欲聾的。

 

比如,如果人類碳排放不歸零,那么人類所擁有的一切將隨時歸零。

 

如果人類的碳排放按照現在的規模繼續下去,可能到2100年氣候災難帶來的損失將5倍于新冠。

 

這本書里面用了非常多的數據來支撐他的結論,我相信,比爾蓋茨的判斷是有一定科學依據的。

 

碳中和正在從科學認知到政治共識的過程。

 

我們知道,從《哥本哈根協議》到《京都議定書》到《巴黎氣候協議》,都是發展中國家跟發達國家之間關于碳排放分配權討價還價的過程。

 

實際上如果真正嚴格實施碳排放、碳達峰的話,有相當多后起國家就沒有工業化再升級的可能性或者技術路徑,所幸的是我們正好搭上了這個末班車。

 

在這個背景下,我們看到,今天論壇的主辦方也把碳中和并列提到ESG之上的高度。以前E是環境問題,氣候可能是在環境問題中的一個問題,而今天,它被放到了跟ESG共同的高度,我個人覺得這也是代表這個社會對氣候問題、對碳中和話題的認知程度的提高。

 

我們還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理解。

 

一個國家的貨幣應該是對標一種稀缺的資源,比如說在以前的布雷頓森林體系下,美元跟黃金掛鉤,所以叫美金,后來美元跟黃金脫鉤之后,美國利用它的全球影響力把美元和石油進行強制性掛鉤,就出現了石油美元,美元成為全球的儲備貨幣,而這給美國帶來了無盡的好處。

 

隨著全球都加入雙碳協議之后,碳排放權就會成為一種稀缺資源。所以,在華爾街很早就提出了碳貨幣的概念,從某個角度來說,碳貨幣以后可能是更高級的一種經濟利益的體現。

 

我個人認為,碳達峰和碳中和有非常重要的經濟和政策利益,在這個框架下我們可以去看碳排放的幾個主要途徑:

 

第一,制造環節;

第二,發電環節;

第三,農業;

第四,交通。

 

在目前技術進步和商業落地的環節中,我們只是在前兩個環節里找到了切實可行的商業模式:用光伏和風電替代化石能源,把汽車的動力從化石能源轉化成電力化的過程,而這只是減排中的一部分或者說一小部分。

 

全球2018年碳排放數量級在500億噸左右,中國排放量在100億噸左右,碳達峰的峰值可能在105-110噸左右。碳中和是提出到2060年,要把一年中排放的100多億噸二氧化碳全部中和掉,實際上這是非常大的挑戰。

 

今天光伏裝機量僅僅占到整個發電量中的10%,如果沒有找到比光伏更好的發電方式,那么我們在碳中和的大背景下是有很大挑戰的。

 

所以,今天資本市場對這個的反應我個人認為是非常及時和正確的。

 

2021A股市場最熱門的板塊就是新能源產業鏈,包括新能源汽車和光伏,從終端的角度來說,這兩個板塊的快速上漲跟它們的行業數據緊密相關。

 

但是,站在碳中和的背景之下來看待整個新能源產業,和純粹以產業的視角來看,得出的結論會有比較大的差別。

 

如果對新能源產業的認知還僅僅停留在行業供給格局和過程,那還不夠深入??赡茉诟L期視角的機構投資者眼中,他們看到了更長期的行業發展空間和更長期的生長周期。

 

所以,今天這兩個板塊雖然看起來是簡單制造業的基本商業模式,但是不少公司的估值在不停地挑戰一些傳統思維,或者說是對碳中和認知相對不足的投資人的上限。

 

碳中和這個概念和政策的落地會給資本市場帶來非常巨大的機會,當然也會有挑戰,在中國的經濟結構中有非常多高碳行業和領域,在碳中和的背景下如何應對挑戰,也是目前上市公司存在的一些潛在投資風險。

 

Q3

最后來講下干貨,接下來這個時間點到今年年底看好的方向或者投資的思路是什么?

 

張迎軍:投資很難按照年度劃分機會和風險,我個人更習慣從長周期的視角評判風險和機會。

 

現階段整個市場總體上熱門賽道處于高估值的狀態,而且估值分化很大,在這樣的市場應該如何把握投資機會?

 

我個人是有以下三個基本思路:

 

第一,賺認知偏差的錢。實際上市場永遠存在認知偏差,特別是在一些長期趨勢上存在嚴重的偏差。

 

過去比如說在白酒、醫療服務這些領域中長達十年的牛股上,都是市場認知逐漸達成一致的過程。而今天,在一些正在興起的長期趨勢里,還是存在較大偏差,比如說在碳中和上。

 

第二,努力去賺市場定價偏差的錢。

 

市場可能是會存在一定的定價偏差,尤其在一些帶有周期性的行業中。但我們也必須認識到,中國的企業特別是一些優秀企業,盡管處在周期性行業里,但是他們抗周期的能力在過去五年供給側改革洗禮下是逐漸提升的,他們的全球競爭力在逐步提升,這也是我們捕捉投資機會的很好的方向。

 

第三,賺上市公司業績增長的錢。

 

主要集中在兩個方向:一是大家達成高度共識的黃金賽道,因為達成高度共識,所以估值區間相對穩定,如果這個行業基本面沒有發生特別大變化,就很可能賺到上市公司業績增長的錢。

 

二是估值特別低的行業,如果估值沒有進一步收縮的空間,上市公司的業績還能夠如期地釋放和增長,你也能夠賺得到上市公司業績增長的錢。

 

風險提示:本文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及承諾,非基金宣傳推介材料。如需購買相關基金產品,請您關注投資者適當性管理相關規定、提前做好風險評測,并根據您自身的風險承受能力購買與之相匹配的風險等級的基金產品。請在進行投資決策前,務必仔細閱讀基金的法律文件(招募說明書、基金合同、基金產品資料概要等),充分考慮自身的風險承受能力?;鹩酗L險,投資須謹慎。